中医药文化

扫一扫 二维码
  •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中医药文化
  • 中医史(四) 华佗:外科鼻祖

    时间:2017-2-14 6:00:16  来源:海南省中医药学会  作者:  浏览:


    华佗,又名旉,字元化,沛国谯(今安徽省亳县)人,东汉末杰出的外科学家。他曾游学于徐州一带,通晓各种经书,喜爱医术和养生之学。华佗的医学知识非常渊博,通晓内、外、妇、儿、针灸等科,尤精于外科、针灸和医疗体育。他敢于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,提倡外科手术治疗,治疗疾病的思想具有精纯果敢的特点,治疗手段多样,处方用药不过数种,施针取穴不过数处,即能取得很好疗效。他性情爽朗刚强,不图名利,对于那些耽于功名利禄的人嫉之如仇。他曾先后拒绝太尉黄琬征召他出任做官,谢绝沛相陈珪举他当孝廉的请求,只愿作一个平凡的民间医生,以自己的医术来解除病人的痛苦。


    当时曹操患有“头风眩”(有人解释为三叉神经痛),屡治不效,闻华佗医术超群,便差人请他为自己治病,华佗给予针灸治疗迅速得效。曹操非常高兴,便强留华佗做他的侍医。华佗不慕名利,当然不愿以自己的医术侍奉曹操一人,便托词归家,并以妻子有病为由,几次延期不返。曹操大怒,派人查访,说:若其妻确实有病,赐小豆四十斛,宽假限日;若是虚诈,便拘捕押归。华佗既已借词脱身,犹如出笼之鸟,岂肯再返,于是被逮捕入狱治罪。由于华佗坚持不肯做曹操侍医,操恼羞成怒,要杀死华佗,此时谋士荀彧谏操曰:“佗术实工,人命所悬,宜含宥之。”曹操不从,最后,华佗这样一位杰出的医学家终被曹操所杀害,后世医人无不为此扼腕而叹!其后曹操爱子曹冲病重,操亦后悔说:“吾悔杀华佗,令此儿疆死也。”由此可见当时医生社会地位的低下,以及受到统治者迫害的情况。


    华佗行医足迹遍及今江苏、山东、河南、安徽部分地区。经他治疗的病人很多,深受广大人民的热爱和尊崇,人们赞扬他为神医,在民间也流传了不少生动的故事。史料记载华佗著有《枕中灸刺经》等多种医书,可惜均佚。一说华佗临刑前,将自己著作出示狱吏“此可以活人”,狱吏畏法不敢受,佗不强与,即索火烧之。《中藏经》是后人托名华佗的作品。华佗有弟子三人:樊阿,彭城人,善针术;吴普,广陵人,著有《吴普本草》;李当之,长安人,撰有《李当之药录》。他们对后世医药学的发展,也做出了贡献。


    在外科方面,华佗创用酒服“麻沸散”,在全身麻醉下进行腹腔肿物切除及胃肠切除吻合手术等,并获得较好的效果。我国外科学有着悠久的历史,《周礼》记载的医学分科中,已有外科医生即“疡医”,负责治疗疮疡、肿疡、刀枪伤和骨折。该折伤簿系王莽始建国天凤元年(公元14年),记录士兵折伤的病历。说明当时外科已发展到一定水平,否则不会有专科医生的出现。其实在华佗之前,中医外科手术治疗已有一定的发展,应当说华佗是在前人基础上的一次创新性发展,或说他进一步扩大了外科手术治疗的范围。据《后汉书·华佗传》记载:“若疾发结于内,针药所不能及者,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,即醉无所觉,因刳剖腹背,抽割积聚;若在肠胃,则断截湔洗,除去积秽;既而缝合,傅以神膏,四五日创愈,一月之间皆平复。”


    这段记载虽然文字不长,给人的印象却十分深刻,它确切告诉我们,华佗曾熟练运用“酒服麻沸散”的麻醉术,做过腹腔肿瘤摘除术和胃肠部分切除吻合术。华佗的手术麻醉效果较好,技术较精巧,这样的手术,即使在今天,仍然还算是比较大的手术。而且其手术的缝合刀口四五天即愈,这与现代在无菌操作下的手术刀口愈合期一致,说明当时是很讲手术清洁的,其所记载的神膏,也很可能是一种良好的消毒药膏,所以取得了较好的疗效。华佗的这种全身麻醉手术,在我国医学史上是空前的,在世界医学史上也是罕见的,在世界麻醉学和外科手术史上,具有重要地位。华佗被后世尊之为“外科鼻祖”,确实当之无愧。


    华佗的手术麻醉问题,这里特别提一下麻沸散的问题。大的外科手术,能否顺利进行和取得成功,和麻醉是否理想关系密切。华佗在1700年前,所以能成功地进行这样高明而成效卓著的腹腔外科手术,是和他已经掌握了麻醉术分不开的。华佗的麻醉术,是用酒冲服麻沸散。酒本身就是一种常用的麻醉剂,即使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,作者初习外科时,老师还曾用酒作为手术麻醉剂。华佗创造性地应用酒作临床麻醉剂,在世界医药发展史上也是突出的贡献。但更令我们关切的是他发明的全身麻醉剂——酒服麻沸散对后世影响颇大,还产生了一定的国际影响,如《世界药学史》的著者西欧鲁氏说:“阿拉伯医家知用一种吸入的麻醉剂;恐从中国人学来,称为中国希波克拉底的华佗,很精此种技术。”可惜的是,麻沸散的药物组成早已失传。这是因为,华佗以终生心血所总结和撰写的医学书籍,已经不存在了。为什么会散失呢?有这样一个历史故事:华佗在狱中被曹操杀害前夕,曾“出一卷书与狱吏,曰:‘此可以活人。’吏畏法不敢受,佗不强与,索火烧之”。(《后汉书·华佗传》)而且家中即使尚有其他藏书与著作,恐亦难以逃过抄没之灾。加之《后汉书》与《三国志》两部史书关于华佗的传记中均未记录麻沸散的药物组成,而且魏晋南北朝以及隋唐宋明等一千多年的医籍包括外科专著,也不曾有此内容,只是有一些推测、托伪之说。如认为麻沸散可能和宋代窦材、元代危亦林、明代李时珍等所记载的睡圣散、草乌散、蒙汗药相类似;其主药,有认为是乌头附子,有认为是《神农本草经》中之麻蕡,有认为是洋金花等。关于后一种药,窦材的《扁鹊心书》(1146年)记有用睡圣散作为灸治前的麻醉剂,其主要药物是山茄花(曼陀罗花);14世纪危亦林的正骨手术麻药草乌散等,也是以洋金花(即曼陀罗花)为主配成的。日本外科学家华冈青州,于1805年使用曼陀罗花为主的药物作为手术麻醉剂,被誉为世界外科学麻醉史上的首创,实际来自中国,其应用晚于我国几百年。半个世纪前,张骥《后汉书华佗传补注》记有“世传华佗麻沸散用羊踯躅三钱,茉莉花根一钱,当归一两,菖蒲三分,水煎服一碗”一段文字,同时在上海印行的《华佗神医秘传》也收载此方。香港中外出版社近年重印了这部书,当然也有相同的麻沸散处方。然而无论上海印本或香港印本都是伪托的,《华佗神医秘传》中的麻沸散处方也不能说是华佗的。因为,时隔1700年如何失而复出,该书并未做出一点令人信服的说明。总之,华佗的麻沸散之药物组成至今仍是一个未解之谜,尚待我们进一步考证。


    关于华佗进行过上述外科手术的评述。对于华佗的外科手术问题,曾有过否定的看法,他们认为,在当时不可能做那样的手术,甚至否认华佗的存在,说华佗是神话;他们对国外更早一些的外科手术的记载都承认,但对华佗的事迹却不承认。如果我们认真探索一下中国外科学的发展史实,就会看出上述种种看法都是不正确的。尽管当时手术存在一定的盲目性,失败率也可能较大,但华佗做过这类手术是确定无疑的,有关史书的记载是可信的。试看《后汉书》与《三国志》中对手术步骤、手术当中的具体要求及术后护理等的描述,都是比较合理而正确的,《后汉书》与《三国志》的作者都不是医生,绝不可能虚构出如此确切的一些病例,应该是根据事实的翔实记载。同时,两部史书及其演义中尚有其他一些有关手术的记载,如司马师目上生瘤,医师为之割去;关羽左臂中箭毒,医师为之刳肉刮骨等,说明东汉、三国时在麻醉下进行手术并非罕事。


    总之,华佗在我国外科发展史上有着不可否认的杰出的成就,从而成为后世外科医家的一面旗帜。(作者单位为中国中医科学院)
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责任编辑:刘茜)